首页 > 文化 > 国学 > 正文

【文化中国】第二讲:从神话、文献以及考古资料揭秘龙在中国历史中的演变

核心提示: 一提到龙,我们都会想到“龙的传人”这个词汇,最初的传人到底是谁?其实史书中已经有明确的记载,在解开谜底之前,因为现代人往往相信考古而对史书多有否定,所以,我们先从考古谈起。

一、“龙的传人”与考古发现

一提到龙,我们都会想到“龙的传人”这个词汇,最初的传人到底是谁?其实史书中已经有明确的记载,在解开谜底之前,因为现代人往往相信考古而对史书多有否定,所以,我们先从考古谈起。

1

这是河南濮阳挖掘出图的“伏羲”墓葬区部图,大概距今6500年左右,我们看到左右两侧各有一龙一虎,因其采用蚌壳铺设,所以称为“蚌塑”龙(虎)图。关于这幅图,学者们意见不一,饶宗颐认为此图应从风水的角度来理解,并且引用《塟书》所言:“龙虎抱卫,主客相迎”来说明。同时,认为龙图案中龙首部分有蜘蛛,此种蜘蛛正是“文”的含义,因为蜘蛛吐死,可引申为经天纬地之义,也是郑玄在《尚书。尧典》中的批注“经天纬地之为文”。

饶宗颐的说法固有其理,但是,不能解决为什么要用龙而不是别的动物来陪葬,或者说,为什么龙已经有了明确的形象。这个问题冯时正好给出了说明。有意思的是饶宗颐正好是反对冯时的说法才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那么,冯时又是如何解读的呢?冯时认为龙的图案可以和天象对应起来,也就是说可以和中国古代所谓二十八星宿的排列对应起来。具体说来,即是龙对应的就是二十八星宿中的东方苍龙七星。并引用隋国出土的二十八星宿图为例来说明。也就是说,龙的图案正好和东方苍龙七星的排列相一致。

七星在天空中的形象对应起来。如下图:

2

出土战国时期隋国墓中棺材上所绘制之二十八星宿图。

冯时的说法遭到一位学者的反对,湖北人氏段邦宁根据对古代天文现象的研究,认为伏羲墓中的排列图对应的不是当时的天象中,而是与十三万三千年前的北斗星排列相一致。并在此基础上认为伏羲时期或者得到“天球”,其中有当时天文图形之记载,或者是另外的文明形态。或者伏羲根据《易经》推到出来。不过这里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定与13万3000年前相对应?难道那个时刻是当时文明毁灭的时刻吗?如果从此一线索出发,考古学家或许可以进行考证研究,看看那个时期是否有大规模文明灭绝的遗迹。

当然,这些问题还是要留给专家去解决。我们现在要进一步思考,龙真的是星座排列的对应物吗?龙在中国历史中到底诞生于何时?又经过那些演变?其中又能折射出什么样的文化密码?又有哪些成为中国文化中的原始基因。

关于这些问题,考古很难给出全面的答案,为了进一步了解,我们需要藉助文献典籍以及神话传说进行分析,一遍更为全面而深刻地理解龙在中国历史中的演变,以及龙到底存不存在?龙如果存在,又为何离开人间,久久不来访问?

3

上图为段邦宁绘制图,其所根据的是整体墓葬排列与远古北斗七星图的对照。

二、关于龙的文献记载以及传说

中国人向来有龙图腾崇拜的思想,了解古代关于龙的记述,实在是多姿多彩,其中既有协助人间管理者,也有危害社会者,神龙以及恶龙的传说不胜枚举。上次我们说到三皇五帝中的伏羲氏即与龙有关,我们看看史料记载。

宋罗泌参考历代正史、杂史、文人笔记、历代传说着有《路史》一书,其中多次提到龙的故事,《路史》将中国历史进一步上推。在我们一般所说的三皇五帝之前还存在着许许多许多的部落首领,最早的当然是人皇了,其中最初的泰皇则为九头龙躯:

地皇氏逸,于有人皇。九男相像,其身九章,胡洮龙躯,骧首达腋。出刑马山提地之国。相厥山川,形成势集,纔为九州岛,谓之九囿

 

-----《路史。九头纪》

九头纪之后,历史上有过一段被龙所统治的时期:

   五龙二,是谓五姓纪,治在五方,司五类、布山岳。方是时也,世亟巢穴,日月贞明。盖龙德而正中者也,汉世祠之肤施。

-----《路史。九头纪》

到了伏羲氏的时代,龙成了协助伏羲治理天下的帮手了:

太嗥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杜预注:太嗥伏羲氏,风姓之祖也,有龙瑞,故以龙命官。)

 

-----《左传·昭公十七年》

以上所言之太嗥氏即是伏羲氏,我们以前已经讲过,伏羲之母华胥感神龙而生,但就神话之角度而言,则属于半人半神无疑,我们知道,伏羲与女娲均是“人首蛇身”,正好可以说明其为龙的后人。当然是经过“基因”改造的“龙人”。正是由于伏羲异于常人,有着一般人完全不具备的能力,创始八卦、教人渔猎,同时制嫁娶之礼。《左传》中说到伏羲以龙为官,从神话之角度,也可以理解为其手下之龙师龙官乃是龙的群体,也就是说,伏羲氏当时颇具神力,可以指挥龙协助其管理人间。

大概伏羲氏有着驾驭龙的能力,伏羲之妹女娲则碰到麻烦,共工触怒不周山,“天陷西北,地倾东南”,女娲在忙着炼五色石的时候,黑龙乘机出来捣乱,事见《淮南子》中:

   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岛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 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

------《淮南子·览冥训》

杀死了恶龙,龙也温顺了许多,到了五帝时期,龙则普遍成了首领们的坐骑:

    黄帝乘龙戾云,顺天地之德;颛顼乘龙而至四海,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帝喾春夏乘龙,秋冬乘马。执中而获天下

 

-----《大戴礼记。五帝德》

 

既然龙仅仅成了首领们的坐骑,则需要有人专门驯养,据文献记载,舜率先开始有计划的训练龙,到了夏朝,孔甲在位时,贪图享受,则开始好食龙肉,《史记.夏本纪》记载:

    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乱。夏后氏德衰,诸侯畔之。天降龙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龙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刘累,学扰龙于豢龙氏,以事孔甲。孔甲赐之姓曰御龙氏,受豕韦之后。龙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惧而迁去。

 

----《史记.夏本纪》

上面这段话的意思即是指孔甲在位时,让养龙的刘累杀掉了死去的雌性龙,烹而食之。孔甲之一系列所作所为,渐渐导致了夏朝的的衰败。

我们看到,到了夏朝时期,龙仍然没有进入人们崇拜的神灵之列。后期依然有许多御龙的记录,我们甚至看到古人所说的龙最初的时候形如“蜥蜴”之“守宫”:

    骑龙者,于池中求得龙子,状如守宫,十余头,结庐而守养之,龙大稍去。后五十余年,水坏其庐。一旦,骑龙来。

 

    陵阳子明者,好钓。钓得白龙,子明服食。……三年,白龙来迎。

 

    马师皇,黄帝马医。有龙下,垂耳张口,师皇针其唇,饮以甘草汤而愈。后一旦负皇而去。

 

    陶安公者,六安铸冶师也。一日……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冶与天通,七月七日迎汝以赤龙。至期,赤龙来,安公骑之,大雨东南,上而去。呼子先者,汉中关下卜师也,老寿有余年,……子先持一妪,妪得而俱骑,骑乃龙也,上华阴山。

    ----《列仙传》

龙既然是人们乘坐的工具,显然不会成为人们的崇拜对象,更进一步,甚至于有着历史上的失败的臣子演变为龙的记录:

    鲧死,三岁入腐,剖之以吴刀,化为黄龙。”——《山海经·海内经》

龙既然可以出生如死,云端遨游,从其超越于人的能力之角度,也渐渐被赋予至高之地位,不同于鲧化黄龙之说,皇帝则成了黄龙的代表,轩辕也被用来命名天上的恒星:

   轩辕,黄龙体。前大星,女主象;旁小星,御者后宫属。月、五星守犯者,如衡占。

----《史记。天官书》

汉代司马相如歌颂皇恩浩荡,也开始了对皇龙的赞美,并预示英明圣主之作为。

    宛宛黄龙,兴德而升;采色炫耀,熿炳辉煌。正阳显见,觉寤黎烝。于传载之,云受命所乘。

         ----《史记.司马相如列传》

黄龙从黄帝的象征一跃而变为帝王的象征,从此以后,龙成了神圣的不可亵渎的圣物,也渐渐演变成了只有皇帝方可以使用的符号,诉之于历史,当知其来源于秦始皇巡游之典故。《史记.秦本纪》记载当年秦始皇曾经派遣使者传颂诗歌以免灾害时,遇到神人言“祖龙”一词,龙成了秦始皇的代称:

    三十六年,荧惑守心。有坠星下东郡,至地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始皇闻之,遣御史逐问,莫服,尽取石旁居人诛之,因燔销其石。始皇不乐,使博士为仙真人诗,及行所游天下,传令乐人歌弦之。秋,使者从关东夜过华阴平舒道,有人持璧遮使者曰:为吾遗滈池君。因言曰:今年祖龙死。使者问其故,因忽不见,置其璧去。使者奉璧具以闻。始皇默然良久,曰:山鬼固不过知一岁事也。退言曰:祖龙者,人之先也。使御府视璧,乃二十八年行渡江所沈璧也。于是始皇卜之,卦得游徙吉。

中国关于龙的神话从此以后更多被赋予政治色彩,孔子言“圣人以神道设教”,上古时代的传说更多有着道德教化之功能,至此以后,则逐渐演变成以证明天子合理地位的象征,成了统治阶层自诩的道具。但是,天常变,人有异。天象的变迁也成了警示皇帝的合法性以及道德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传说中的神龙则屡屡出现,皇帝们大都惊恐万分,或许只有在皇帝的心中,才知道自己也不过是血肉之躯,所谓“天子”,不过是合法性的外衣,地地道道的“皇帝的新衣”而已。我们看看史料的记载:

    甘露元年夏四月,黄龙见新丰。三年诏曰:凤凰集新蔡,群鸟四面行列,皆向凤凰立,以万数 ----《汉书·宣帝纪》

    鸿嘉元年冬,黄龙见真定。永始二年二月,诏书曰龙见于东莱,日有蚀,天着变异,朕甚惧矣。 ----《汉书·成帝纪》

    灵帝光和元年六月丁丑,有黑气堕北宫温明殿东庭中,黑如车盖,起奋迅,身五色,有头,体长十余丈,形貌似龙。 -----《后汉书.五行志》

三、龙的寓意以及精神之变迁

自从秦始皇帝以“祖龙”为名,刘邦“斩白蛇”以来,皇帝渐渐成为帝王的象征。而五帝也与“方位”与“五行”联系起来,并因此而产生了五德螽斯说,比如战国时期之《吕氏春秋》、汉朝之刘歆、郯子等等多种说法。并与谶纬之说密切联系起来。关于此一问题,前人已多有研究,这里也就不再解读。

关于帝王之象征,今天,我们可以从多处文物古迹中一览其详,比如,下面几幅图片:

故宫“墀”道

4

山西大同九龙壁

5

晋祠木雕“缠龙”

此种记载,史料中屡见不鲜,以霸道以及武力夺取天下的政权被披上一层神话的道德化的外衣,成了这个民族现实政治最深刻的矛盾,而在强权政治之下,历史中总有挑破神话,以其文人之笔对其进行调侃谐谑之能事者,最著名的莫过于吴承恩笔下的四海龙王了,总是被一个猴子所戏弄,隐喻走进了中国人的精神世界,在此种专注于嘲讽的对立中,虚伪与揭穿虚伪的隐喻长盛不衰,天上的神龙们,不知做何感想?

今天的“龙”,在梁启超的笔下,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的共同精神资源,如果我们回溯伏羲之初,正如我在第一讲中所强调的,中华民族从诞生其即拥有的“扩征性、道德性、创造性”是不是应为龙的传人的不变之道?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谢谢各位!

(本文根据主讲人《揭秘“龙的传人背后的秘密”一文》并增加神话以及考古材料在三让诗舍的讲座整理)  

 主讲人简介:

畅钟,中西文化资深学者,固本书院创始人、山长。字博远,号不空山人、畅意斎主人、八面来风堂等。长期从事中西文化比较研究,在诸多领域均有开创性研究。曾接受央视二台《国企备忘录》专题片关于中国历史以及经济史方面的专访,并在新闻联播中播出。曾为《香港商报》国学英华版特约撰稿人,发表《南怀瑾:修道与问学》、《梁启超善变的背后》、《王国维与美育教育》、《陈寅恪与柳如是》、《傅斯年的性命说》、《佛教的前世今生》等。开创民国学术研究之新视角及新体系,,并完成对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胡适、张君劢、马一浮、熊十力、梁漱溟、辜鸿铭、宗白华等民国十家整体学术思想的研究,完成出版研究专著《民国十家》 , 开创新儒家经济学理论框架,发表学术论文《儒家经济学思想之辨析与重建之原则》。在钱穆及饶宗颐对历史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全新的历史哲学以及文化哲学框架,详见《历史与文化》一书。完成对先秦十家诸子的贯通研究,着有《诸子通讲》、《诸子贯通》等。并着有《儒门精要》《中西经济思想比较》(讲义稿)、《历代人物辨析》(讲义稿),及个人随笔集《山水集》、《沙漏集》、古体诗词二集《烛影摇红》等。所著部分文章授权微信公众号《钟声新语》登载。 目前任多家机构、网站、学校、社会团体学术顾问及特聘专家等。

相关阅读
博评网